發人深省的三則真實發生的故事

 

一、寶馬女

時尚女子駕一輛寶馬735,路過一個自行車修理攤,刮倒了一輛待修的自行車。

 

女子急停下車,要求修車師傅賠償其損失,並對修車師傅百般辱罵。說是自行車刮了她的寶馬,剛開始,修車師傅據理力爭,說明是對方駕車撞倒自己區域內的東西,對方應承擔主要責任。

 

女子哪肯罷休,於是上前推搡修車師傅。

修車師傅揮手阻攔,碰巧把女子衣服弄髒。出現此等變故,女子更是不依不饒。便放言,車子的事情暫且不算,必須先拿3000元出來賠自己衣服。

 

事情發展到這時,有很多人圍觀,也曾有過路者出面調解,修車師傅也忍氣吞聲地向女子道歉,並且表示願意為她清洗衣服。

可女子並不領情,繼續辱罵修車師傅和上前調解的過路者,同時掏出手機開始求援。

 

時尚女子求援的正是她的父母,她們一家三口就住在對面的“高尚社區。她的父親到現場後,並沒有對事情原委做任何了解,便直接抄起了地上的自行車打氣筒朝修車師傅頭部猛砸數下。

 

頓時,修車師傅頭部血如泉湧。部分實在看不下去的圍觀者開始指責其父行為,並有幾個想上前勸架。

她的父親竟揚言,如果有誰敢靠近就打誰。此時,其父繼續

猛踢被他用打氣筒砸倒的修車師傅腹部,其母則站在一旁破口大罵那些為修車師傅說話的路人和圍觀者。

 

時尚女子則一直坐在開著空調的寶馬車裡,得意洋洋的看著

這場鬧劇的上演。幾分鐘後,女子的父母打累了,罵累了。

其父對修車師傅說:

一刻鐘之內,老子要是看不到3000塊錢,以後你TMD就別在這裡混了,你這條賤命值幾個錢,做了你,省得老子看著煩……”

修車師傅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,吐了幾口血唾沫,艱難地說:“你等一下,我這就去拿”。然後步履蹣跚地向貴族社區對面的貧民區走去。

約十來分鐘,修車師傅返回事發現場,來到時尚女子父親面前。

 

其父冷笑一聲,便伸手跨步上前。就在此時,修車師傅猛地抽出懷中的右手,手裡拿的並非一沓鈔票,而是一把雪亮的西瓜刀,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向了對方心臟,然後在同一部位又補了兩刀,其父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便栽倒在地。

緊接著,修車師傅兩三步跨到其母跟前,轉瞬之間連捅三刀。

 

殺紅了眼的修車師傅並沒有放過寶馬車裡早已目瞪口呆的時尚女子,像拎小雞般地將她提出車外,連捅數刀後,扔於路邊。

 

幾分鐘後,警方和救護車均已趕到現場。警方不費吹灰之力便將兇手逮捕。而剛剛還活生生的三條人命,連急救程序都沒有進行便撒手人寰。

 

四條人命,僅僅起因於一次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是兇手殘忍過度,還是逝者罪有應得,目擊者眾說紛紜。

 

 

二、橘子----

一個殺人犯亡命逃竄了整整一年,來到小鎮時,已經衣衫襤褸。

飢渴難耐的逃犯在一個水果攤前久久不想離開,攤上的橘子深深誘惑著他。

但是他已用完了身上所有的錢,他不知該怎麼辦:是乞討還是搶劫?逃犯慢慢把手伸向身上攜帶的尖刀。

就在這時,一個大橘子忽然出現在心神不定的逃犯面前。

逃犯感到有些意外,握刀的手不由自主地鬆開。

 

原來,攤主已注意逃犯好久,猜測他是想吃橘子而沒有錢,便拿了一個遞給他:你吃吧,不要錢的。

 

逃犯猶豫了一下,接過橘子,大口吃了起來,而後什麼也沒說就離開了。

 

三天後,逃犯又來到那個水果攤。這次沒等他開口,攤主就拿起幾個橘子塞給他。

同上次一樣,逃犯吃過橘子又匆匆離開。晚上攤主準備回家時,發現水果邊放著一份不知哪個顧客遺忘的報紙,展開一看,頓時驚呆了。原來上面大篇幅刊登著通緝令,懸賞3萬元給

 

提供線索者,而刊登的逃犯照片酷似他送出橘子的那人。理智最終戰勝了憐憫,攤主撥通了警察局的電話。警察連續幾天埋伏在小攤周圍。

 

三天後,逃犯果然又出現了,這次他打扮得與照片上一摸一樣。不過,他似乎覺察到了什麼,緊張注視著攤主的一舉一動,沒有進入警察的包圍圈。攤主與警察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因為街上人來人往,一旦逃犯發覺警察的存在,就會很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而且他身上可能有刀,隨時可以挾持人質,後果不堪設想。終於,站立許久的逃犯有了行動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他緩緩掏出身上所帶的尖刀,扔在地上,隨即坦然舉起雙手。

 

警察蜂擁而上,沒費吹灰之力便把逃犯制服。戴上手銬的逃犯忽然說:請等一等,讓我與水果攤老闆說句話。

 

在警察的裹挾下,逃犯來到驚魂未定的攤主面前,小聲地說了一句話:

那張報紙是我放在那裡的,然後掛著滿足的微笑走上警車。

 

攤主連忙仔細查閱那份報紙,發現反面還赫然寫著幾行小字:我已經厭倦了東躲西藏的流亡生涯,謝謝你的橘子,

當我為選擇怎樣結束自己的生命而猶豫不決時,是你的善良感動了我。

舉報酬勞三萬塊錢就算是我的報答。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,它發生在中國北方的

一個小鎮,時間是2006年3月23日。

 

三、眼淚--

他是一個劫匪,坐過牢,之後又殺了人,窮途末路之際,他又去搶銀行,是一個很小的儲蓄所。

 

搶劫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不順利,兩個女子拼命反抗,他把其中一個殺了,另一個被劫持上了車。

 

因為有人報了警,警車越來越近了,他劫持著這個女子狂逃,把車都開飛了,撞了很多人,軋了很多小攤。

 

這個剛剛21歲的女孩子才參加工作,為了這份工作,她拼命讀書,畢業後又托很多人,沒錢送禮,是她哥賣了血供她上學為她送禮,她父母雙亡,只有一個哥哥。

 

她想她真是命苦,剛上班沒幾天就遇到了這樣恐怖的事情,怕是沒有生還的可能了。終於他被警察包圍了,所有的警察讓他放下槍,不要傷害人質,他瘋狂的喊著:“我身上好幾條人命了,怎麼著也是個死,無所謂了。

說著,他用刀子在她頸上劃了一刀,她的頸上滲出血滴。

 

她流了眼淚,她知道自己碰到了亡命徒,知道自己生還的可能性不大了。“害怕了?”劫匪問她。

 

她搖頭:“我只是覺得對不起我哥。”“你哥?”“是的,”她說,“我父母雙亡,是我哥把我養大,他為我賣過血,供我上學,為了我的工作送禮,他都28了,可還沒結婚呢,

我看你和我哥年齡差不多呢。”

 

劫匪的刀子在她脖子上落下來,他狠著心說:

那你可真是夠不幸的。”圍著他的警察繼續喊話,他無動於衷,接著和她說著她哥。

他身上不僅有槍,還有雷管,可以把這輛車引爆,但他忽然想和人聊聊天,因為他的身世也同樣不幸,他的父母早離了婚,他也有個妹妹,他妹妹也是他供著上了大學,但他卻不想讓他妹妹知道他是殺人犯!

她和他講著小時候的事,說她哥居然會織手套,在她13歲來月經之後,曾經去找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子幫她,他一邊說一邊流淚。

 

他看著前方,看著那些喊話的警察,再看著身邊講述的女孩,他忽然感覺塵世是那麼美好,但一切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

他拿出手機,遞給她:

來,給你哥打個電話吧。”她平靜的接過來,知道這是和哥哥最後一次通話了,所以,她幾乎是笑著說:“哥,在家呢?你先吃吧,我在單位加班,不回去了。”

 

這樣的生離死別竟然被她說得如此家常,他的妹妹也和他說過這樣的話。

 

看著這個被自己劫持的人,聽著她和自己哥哥的對話,他伏在方向盤上哭了。

你走吧!”他說。她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“快走,不要讓我後悔,也許我一分鐘之後就後悔了!”她下了車,走了幾步,居然又回頭看了他一眼。

 

她剛走到安全地帶,便聽到一聲槍響,回過頭去,她看到他倒在方向盤上,劫匪飲彈自盡了。

 

很多人問過她到底說了什麼

讓劫匪居然放了她。她說:“我只說了幾句話,我對我哥說的最後一句話是,‘哥,天涼了,你多穿衣服。’”她沒有和別人說起劫匪的眼淚,說出來別人也不相信。

 

每個人都有善念,只是有的被塵埃封在心底。阻止惡念的形成也許很複雜,但給一個人的善良找一個拂去塵埃的理由常常很簡單,僅僅是在一個人需要的時候給予幫助,哪怕是一個橘子、一口水、一個眼神……

 

當一個人善念充滿心靈的時候,那麼他一定會做個好人。問題是我們應該怎麼樣去啟悟人的善念呢?

人格如金,純度越高,品位就越高。做人一輩子,一要以人品做底子;

道德可以彌補智慧上的缺陷,但智慧卻永遠彌補不了道德上的缺陷。

人的兩種力量是最有魅力的,一種是人格的力量,一種是思想的力量。

品行是一個人的內涵,名譽是一個人的外貌。做

人以德為先,待人以誠為先,做事以勤為先。懂得人生哲理,幸福常在身邊

創作者介紹

Iven-柔羽 の窩-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